媒體訪問:「造書人」黃天盈:我想打破人們對書的既有概念

迷你書 大世界
「造書人」黃天盈:我想打破人們對書的既有概念

書本藝術涉及文學、設計、藝術、工藝甚至建築概念,內藏無限可能。然而為了節省出版成本,現下市面上售賣的書籍大多以趨同的方式釘裝,極少會出現令人耳目一新的裝幀設計。但有愛書之人,不願放棄深掘書籍設計的各種可能,以迷你書形式「開疆拓土」,試圖打破大眾對於書的刻板印象。

黃天盈(Tiana)擁有多重身份,她是插畫師、文字工作者、出版人、策展人,更是一位書籍裝幀的專家。作為香港迷你書協會創辦人兼會長,她由中學
時代開始嘗試「造書」,後赴日本進修做書技巧,返港後創辦以扭蛋機販賣迷你書的《蛋誌》,與一眾書本藝術家合作,每季出版八本迷你書。面對這些新奇有趣的「掌上書」,可能會有人問:「這也算是書嗎?」但細細閱讀後,便會明白這方寸之間藏的奇思妙想,與做書人的新意。

做工廠做不出的書
黃天盈出生於傳媒之家,父親是記者,母親是報章編輯。「那時他們工作是手寫稿,要從書中查抄資料,因此小時候我家有很多書,令我與文字結緣。」黃天盈
說。中學時代,她喜愛手作,自己建造公仔屋模型,裏面的傢具、物件一應俱全,都靠她一雙巧手造出來。公仔屋裏也要有書,就是從那時起,她開始嘗試做書。後來她參加了YMCArts 舉辦的「自發作創意DIY 書展」活動,第一次真正出版自己的作品,活動創辦人Sandy鼓勵他們嘗試不同的書本形式,當作品售出後,黃天盈也開始萌生一些想法:「為何書一定要是書的樣子?為何不可以是其他樣子?」她認為,書的形式是可以與作品配合的,而非是千篇一律的。

市面上的書籍為了擺上書架、大量發售,就不得不採用趨同的方式釘裝。「現在我們在書店見到的書,大多是以西式釘裝完成。」黃天盈有時也會幫別人設計書
籍,找她做書的人就是想要不同於工廠批量裝訂的書籍,而是要傳統釘裝方式,但投入的時間成本要高出許多。「像中式傳統的宣紙線裝書,我們在市面上已不會再遇到,那種釘裝方式幾乎已被淘汰。」為了售賣,便只能採用現代化的釘裝方式,但若是其他書籍,就可以嘗試很多其他方法。「正是這樣的想法,成為了我不停做書的動力。」黃天盈說。

實體的記憶更清晰
在黃天盈的迷你書作品中,可以看到她的各種奇思妙想。有的特色是在造型上,書扮成三文治、帽子、萬花筒、籤筒,月餅形狀的迷你書,「切開」後裏面還有文字。而更多是形式與內容的配合,比如名為《等邊三角形》的迷你書,樣子卻是一個不等邊的三角形,藉此講述不平等的議題; 又如一本《Piano Pieces for Parents》,靈感來自她幼時學琴用的課本《Piano Pieces for Children》,提出孩童究竟是為了自己而學琴,還是為了父母而學的疑問;又或是手捲煙的煙紙做成的書,上面她寫下關於失戀的詩,彷彿抽完這支關於失戀的煙,便可以得到解脫。

「迷你書最大的特點就是不適宜放很長的文字,而是一些很碎片、突如其來的感受。」黃天盈說,可以把做迷你書想像成在Facebook 上發布內容,「我以前也寫Blog、發Facebook,但很多內容到後來我已經完全不記得,甚至經歷過用了10 年的賬號被清空。但如果將想說的內容變成迷你書,一些很即興的東西也可以留下來,實體的記憶我就會記得清晰,這就是虛擬與實體之間的分別。」因此,她也在作品中傾注了很多私人化的情感與記憶,比如有些與自己的孕期感受、生育小朋友有關,有些講陪伴了自己15 年的貓咪,有些是對已過身的嫲嫲的思念……

黃天盈也認為,未來實體書和電子書應會雙向發展。「一來很多人對實體書情有獨鍾,二來實體書的內容有不同意義,它不僅是為了資訊流通,現下的書更加有收藏和紀念價值。現在的書裝幀也越來越精美,就算看過多遍,你也會想買回來。」

運營《蛋誌》十二年
於2012 年創辦的扭蛋迷你誌《蛋誌》,如今已經進入第十二個年頭。每季出版八本迷你書放進扭蛋機隨機抽出,呈現立體裝置、畫作和詩詞等創作,除了在香
港,《蛋誌》在日本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澳門、台灣、北京等地也有發售,頗受讀者歡迎。黃天盈說這些年來,《蛋誌》的「蛋員」們來來去去,有些已經不再做書,因大量行政工作壓身,她偶爾也有放棄的念頭。

但因進行公開招募找到新的「蛋員」加入後,她發現其實在香港還是有很多對手造書有興趣的人。「見到他們還有很大的熱情,所以決定堅持下去,讓大家的作品能繼續有展示的平台。」

2014 年起,黃天盈以自由策展人身份,策劃了第一至四屆香港書本藝術節,向更多人展示書本藝術。在藝術節上,可以見到更多打破常規裝幀設計的書籍,
不止於迷你書。黃天盈笑言自己不擅社交,但一旦涉及做書,便會不那麼「社恐」,於是結交了內地、日本、台灣等多地的書本藝術家,將他們邀請來香港參
展。「我很鼓勵藝術家們用他們擅長的媒材來完成書的概念,有時不一定要見到紙張,不一定要見到一本書的樣子,見不到也是好的。我就是想衝擊下人們對
於書的既有概念。」

圖片描述:(請參考原圖)
黃天盈工作室裏有很多她的手造書收藏。
黃天盈工作室被手造書所需的材料填滿。
三文治迷你書。
與藍色有關的迷你書。
月餅形的迷你書可以切開。
黃天盈以孕期與育兒為靈感創作的迷你書。
一些迷你書仿造成帽子、棺材的模樣。
《蛋誌》成員們的作品。

原文刊於 文匯報 2024年1月23日
文字攝影:黃依江
責任編輯:黃依江
版面設計:余天麟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Scroll to Top